夜猫日记

2020-10-10

【一】激情难忘的一夜

有次就约了我认识了几个姊妹的男朋友,其中有一个男生和我特别聊得来。(就叫他A君吧)在这有男有女的KTV小房间里,随着酒精的催化作用,房间里已经充满浓浓的暧昧。

我也被这气氛搞迷糊了,我说:「酒喝多了,有点头晕。」

A君暧昧说:「你没事吧?需要我扶你去厕所幺?」

「谁让你扶,我一大个男朋友在这,我去叫他扶。」说罢我就站起来。然后开始寻找男朋友了。

在这小小的空间里,一眼就看到,男友不在这。A君马上站了起来,拉住我的手臂说到:「还是我扶你吧,你男友刚刚和COCO出去了。」

「去哪了?刚刚不是还在这做歌神吗?」

「我也不清楚,反正是出去了,还是让我来吧。」

A君靠了过来,把我的腰搂住,把我的手跨上他的肩膀上。他把我搂得紧紧的,然后还有意无意把我的胸挤到他的胸肌上,虽然我喝多,但没有喝醉,透过余光,我瞄到他的眼神停留在我的胸上,虽然穿了黑色的打底背衫,但毕竟还是V字领的裙子。

而他又让我的身体往前倾倒,所以从他的角度,绝对可以看到我那迷人的乳沟。可能是酒精的作用,我居然享受起这背叛男友的刺激感。被视奸的感觉,心跳得万马奔腾

但理智第一,我马上把A君推开说:「不好意思,我男友应该遇上点麻烦了,我出去找他。你陪女友玩吧,我一会回来再跟你拼酒。」说完就马上沖出了房间。

我摇摇摆摆寻找KTV的每个地方,自助餐厅,大厅,都找不到男友的身影,来到走廊,我拿出手机尝试拨打男友的电话,关机了!

正当苦寻无果的时候,有2个猥琐的大汉向我走来问:「美女,怎幺了?走失了吗?忘记自己的包房在哪里了?来我们的包房玩吧,保证你开心。」那只粗壮的手已经把我的手臂捉住了。

「我,我是来找人的。」我结结巴巴的说,脑子却在不断想办法,怎幺办才好。

「我们房间什幺人都有,可能你朋友已经在我们房间喝得不捨的走呢!」猥琐大叔认真说到。

「这样啊,好啊!我们走,你知道吗?上个月我在KTV和一个男人乱搞没有戴套,谁知道他原来有爱滋病!我昨天才去医院做检查!报告还没有出!今天特意来这里寻找那贱男!两位哥哥快带我去,妈的我要杀了他。」不知道哪里来的灵感,小女子居然想得出这样完美的藉口。

「这……哎呀!我年纪大了,记忆力有点差,房间的人刚刚走光了,不好意思啊小美人,帮不到你。」粗汉的手马上缩走,就好像碰到热水那样,然后就离开了。就这样两个粗汉慢慢离开了我的视线。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,吓得小女子差点站不住,不行!得去洗手间洗洗面,补一补妆。

我来到洗手间,走到洗手台,把手弄湿,轻轻在额头上拍打,然后再拿出粉底,补一下妆,忽然!在厕所最角落里的一格厕所里发出一声「碰」的声音,声音非常小,难道有人在厕所里做一些不文明的行为?

我马上离开厕所,然后脱下高跟鞋,然后轻轻走回去,走到那厕所间的旁边,然后轻轻关上自己的厕所门,儘量不发出一点声音。耳朵贴近间隔板,轻轻的对话声就开始传来。

「好点了吗?我帮你拍拍背,吐不出就不要勉强自己吐了。」这分明就是我男友的声音!他来女洗手间干什幺?让我听听你们想干什幺!

「好点了,谢谢,我说了可以自己来的,你非要和人家进来,我都不好意思了。」这分明是我的好姊妹COCO的声音。

「你是KAKI的好朋友,就是我的好朋友,你男友只顾唱歌不理你,作为朋友可不能这样。」

「那包房也有厕所啊,为什幺非要我跑到这里的厕所来呢?幸好我不是真吐,真要吐起来的话可丢面死了。」

「包房的厕所弄髒了要给清洁费的,所以我还是扶你过来吧。」男友的谎话真让我觉得幼稚,姊妹肯定不会被骗到。

「原来这样阿,我还真不知道,那个……你可以帮我解开后脖子的那颗纽扣吗?太紧了,有点不舒服。」呵呵!我的好男友,好姊妹。我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「可以了,我把你的拉鍊也拉开吧,这样比较舒服点。」

「嗯」然后就传来拉鍊声音。突然,我感受到一点震力,大概是有人压到隔离板了。

「这样做好吗?我是她的好姊妹,而你是他的男朋友。」

「你知道她刚刚在干嘛吗?当着我的面,公然和另一个男的调情,那贱男还故意把骰子丢在地上让KAKI捡,为得就是要看她的胸!」

「那KAKI也是受害者呀,你更不能这样……」

「呵呵,以为我不知道,KAKI非常享受那男的偷看自己呢!」

听到这里,我仿佛热血沸腾,好像做了坏事被家长知道的心情。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原来捡起骰子的时候被A君偷看过。

「我也要背叛KAKI一下,也想和你干上,因为我就不爽KAKI明知道自己被偷看还和他聊得火火热热。虽然你不比KAKI漂亮,但淫水还真不比她少,你放心吧,如果你乖乖的,我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。」

「你这色鬼,你可要把我喂饱哦,要不然我会告诉KAKI你把我给上了,啊……啊……你……嗯……慢点……我的那里很敏感。」COCO在淫蕩的叫着,而我愤怒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,我握紧拳头,準备一脚把门踹开。

「你的乳房真不错,弹性非常好,乳头还那幺敏感,真是一骚货,让哥来喂饱你,绝对不能告诉KAKI,我爱她,就算现在跟你在搞,我的心还在她那里,来!先帮把我弟弟舔乾净。」

居然还让姊妹给你口交?

「嗯真舒服,湿湿润润,你的吹功还真不错。」

我的心碎了,淡了。他说我爱她,真的爱我吗?爱我还会胡搞?这就是爱我的方式?虽然我曾经也想过出轨,但我没有背叛过你。我放下拳头,用力把厕所的门打开,然后随着一声响亮的关门声。我沖出了KTV一直往外跑。

不知道跑了多久,我来到了一个公园,随着夜幕的到来,公园里人迹稀少,淡淡的灯光还可以勉强看到有不少的情侣,形单只影的我找到一张木凳坐了下来,拿出手机,17个未接来电,呵呵!我把手机关了,然后拿出化妆盒,用纸巾清理一下眼泪留下的痕迹……

忽然,有一个陌生的脚步向我走来问:「美女,你多少啊?」

一个大概五六十岁的大叔问,糟了!听说这里附近有一个公园经常徘徊一些野妓女!就是专门在公园服务的性工作者。

「我等人的,男朋友在那边和我的狗狗玩耍。」我指着灯光较暗的方向,本女子真聪明。

「哦……没事别一个人坐在这里。」那大叔遥遥头就走了。看着这位大叔的离开,我忽然想到一个背叛男友的方法,就是做一回野妓。虽然这样对我很吃亏,但回想到刚刚的一幕,我既愤怒,又冲动,脑部好像充满了炸药,不管了。

我拿起化妆盒,用粉底把妆补上,然后脱了自己的打底背衫,因为裙子是V字领的,没有了背衫,我的乳沟能完美的体现出来,我把背衫放进包包里,然后就在公园里游走,虽然自己这样做了,但是心里的感觉缺没有那幺愤怒了,心里仿佛有一只恶魔,一只天使,恶魔就让我背叛男友,天使就叫我珍惜自己。

就在内心纠结的时候,一把粗矿的叫唤声从后面传来:「美女,你等一下。」

我扭过头认真大量了他一下,一个大概四十到五十的中年大叔,头髮稀疏,眼睛细长,鼻子大而不挺,唇厚而嘴不大,虽然面部显胖,但手臂有明显的肌肉,啤酒肚不大不小,他穿着格子衬衣,但一颗纽扣也没有扣上,多幺随便的人,虽然穿着西裤,但明显和他的样子不相符!

我身高有164,他应该有170,不算很高,他忽然走过来嗅了嗅我的脖子,然后用手在我的屁股上摸了一下说:「小美女,你真香啊,屁股很有弹性,你的那对奶子都快跑出来了,妈的!真是难受死我了,快开个价给叔叔听,让叔叔好好疼爱一下你!」

我下意识捂住胸部,只顾打量别人忘记自己已经把打底背衫脱了,明明只是露出乳沟,却让这大叔给羞辱!难道他连欣赏一个女人都不会!?这样猥琐的大叔,随便开个价把你赶跑好了!

「1000!不讲价,不二价,不议价!」我信誓旦旦的说。

「好!」那大叔一点一点的思考都没有!他马上拉住了我的纤纤小手。

「大叔大叔,等等等等!!」我开始着急了。

「咋了?!」那大叔有点不耐烦。

「你看本女子的这种质素,真的只值1000吗?我是有条件的,条件就是我会让你射,但绝对不会和你搞。」不知道哪条神经出了问题,我居然说出这种话!但是这样的条件,他绝对不会接受吧?

他吱吱唔唔的不知道说:「好!难得遇到你这样的美女,但是如果我没有射,我就要搞你哦!定个时间吧,45分钟,如果我还是没有射,那我就随便我哦!怎幺样?」

我想了想,45分钟,如果连这个大叔都搞不定,那我岂不是很失败?

「好!如果45分钟内都令不到你射,那我就随你搞!」


嘻嘻,我最高记录就是令男友在半个小时之内射3次,你输定了,在加上男友刚刚背叛我,而我又想背叛他,这次不性交的背叛,本女子接受了!我主动拉着大叔的手,他带我来到公园的深处,这里的花坛很高。

大叔说这里是野战圣地,没有多少人会选择来这里,我仔细看了看,这里的确隐藏的很好,而且又是公园的边界,有一堵墙包围住,「大叔,这里那幺隐蔽,你不会是想直接把我干了吧?」因为我还是第一次在室外做这些,难免会有点紧张。

「美女,你这样想我就错了,出来嫖妓也要尊重妓女,这样才能长做长爽嘛!我不求别的,只求发洩性慾!如果犯罪被捉了,在监牢想做都做不了!」说完,他就把手伸到我胸部。

我轻轻捉住他的手,然后扭过身子,用背部对着他,「大人,小女子的拉鍊坏了,能请你帮帮忙吗?」然后就把他的手放到脖子后的拉鍊处,然后用手把秀丽的长髮向他的面拨过去,心想却在想,要快点让他射。

「哎哟!小美人的头髮真香啊,挺会挑逗的嘛,来,大人帮帮你。」

他把拉鍊拉到了胸扣,突然就把手放在我腰上,用力把我搂住,另外一只手就在粗暴的乱摸我的胸,我捉住他的手说:「大人,奴家的胸罩还没有脱呢,你那幺心急干嘛拉?人家一定会好好服侍大人你的。」

「好啊!来,胸罩我帮你脱,我要把你脱光。」说罢,大叔的魔爪就向我扑来。

我把他推开说:「链子坏不代表胸罩也坏哦,我自己来吧。」

我背着他,然后把裙子的肩带往手臂脱,清楚展示自己的玉背给大叔看,然后轻轻把胸围扣打开,再把胸围的带子脱去,胸罩就可以轻易拿出来了,我把胸罩拿出来,然后在大叔面前晃来晃去,另一只手捂住胸部,不让裙子往下面掉。

大叔一把捉住我的胸罩,拿到鼻子嗅了嗅,「好香啊,你的胸还不小啊,来,脱下来让我看看。」

「只有我脱,你不脱,这样不公平呢!」

大叔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把身上的衣服都脱光,只剩下一条隆起的内裤。没想到大叔的胸肌还挺发达的。我抱在大叔的胸前,用手把他的头按过来,用嘴轻轻在他耳朵吐气,「大叔,你想让我叫你什幺?」

他把手放在我后脑,然后用力把嘴唇吻到到我的香唇上,舌头毫不客气在我的嘴里乱动,为了迎合他,我的舌头配合他的舌剑,一股难闻的酒精味和烟味瞬间布满我的口腔,「叫我主人吧,我让你做的性爱宠物!哈哈哈!」真是汙秽的思想,但没有办法。

我放开捂住的裙子,露出诱人的双肩,洁白的双乳,大叔意识到我的裙子掉了,想伸手去蹂躏我的乳房,我马上搂住大叔,让自己的乳房紧贴他的胸肌,这样他手就不能为所欲为了。

然后用纤手慢慢往他的下体游去,我还是第一次在除了男友以外的人展现自己的乳峰,这样的感觉非常紧张,我的心跳得越来越快,这样的刺激感,真的让我欲仙欲死。

「主人,你的下面涨得很厉害,需要我帮你帮内裤脱掉吗?」

大叔点点头,我用乳房紧紧贴着他的胸肌,从胸肌慢慢滑到他的大肚子,划过肚子以后,我还不忙在他的肚子上献出一个香吻,然后慢慢跪下他内裤跟前,我用小嘴轻轻咬住他的裤头,然后用力往下扯,一具粗黑的阳具就像变魔术一样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,一种浓烈的尿骚味也扑鼻而来,我就知道,猥琐的大叔,个人卫生肯定不怎幺样。

「先不要急嘛,来,先让主人疼爱一下你。」粗矿的双手捉住我的双肩,然后把我拉起来,「哎哟,认真看看你的皮肤还真白嫩,一双奶果然非常美丽,乳晕大小正合,乳头还是嫩嫩粉粉。」

我居然会被这样的大叔视奸,真得很刺激,就像坐着过山车一样,心中不断翻滚,不行,现在不是想这些,一定要让这大叔射才是首要目标,我捉住那粗矿的手,把他的手放到我的乳房上,然后捉住他的手指,示意他挑逗我的乳尖。


「主人,人家的奶子有点不舒服,你帮我揉一下好吗,求你了。」

娇滴滴的声音让大叔整个人颤抖了一下,他一把搂住我的腰,用力把我往他身上靠,然后嘴唇向我贴近,我主动亲上去,用舌头侵入他的口腔,大叔也更用力迎合我的吻,我的身子在他的热情下开始发热。

他粗矿的手在不断拨弄我圆润的乳房,乳尖更被他挑逗的长挺不下,他嘴巴开始游走,从我的香唇游走到脖子,从脖子游走到乳房,这令人沸腾的感觉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畅快。

他含着我的乳房,舌头在360度不断围着乳头转动,粗矿的另一只手已经从乳房悄悄走到下面,隔着丝袜和内裤,用手指挑动阴蒂,我不甘示弱,用手握住他的肉棒,比男友粗,但不是很长,把握好他的肉棒,没有触碰到龟头,然后上下套弄,儘量然手掌心贴紧肉棒,「啊……啊……主人……你弄得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他居然用力把我的丝袜挖出来一个洞,然后把手指伸进去,撩开我的内裤,直接触碰到我的阴穴,「小猫咪啊!你有好多水水哦,再这样下去,恐怕是你央求主人插你哦。」

「主……主人,你……太小看小猫咪了,嗯……啊……先别这样。」大叔的手指触碰到阴蒂了,我没有想到,这个大叔的功力很不错。我还真有点控制不住。

「不要说主人没有提醒你,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哦,乖乖让我来干上你,我摸得出来,你蜜穴里一定非常会吸肉棒的!不让我上,就浪费上天给你的好逼。」

大叔说着羞辱的话,手指就在不断按摩阴蒂。我感觉到自己的淫水流了不少,也越来越想他把整条肉棒填充我下面的空虚!但不能输,理智!一定要理智!我一下子把他推开,大叔大概意想不到我有这个举动,整个人都愣了,「主人你睡下。」

「为什幺呢?」大叔疑惑了。

「主人不是想干上小猫咪幺,你睡好,我用小蜜穴满足你的大弟弟。」为了让他射,我居然说出这样淫蕩的话。

「好好好好!!」大叔躺了下来,我趴到他身上,亲亲吻了一下他嘴巴,然后用舌尖来回触碰他的乳头,然后坐在他的大肚子上。

「主人,我是你的,可以蹂躏我的胸部吗?」

大叔坐了起来,双手不断在我的乳房上搜掠,我把身子向后倒,然后把膝盖跪在大叔的双腿之间,以非常快的速度把他的肉棒含住。一股一股的液体流露在我的舌头上,鹹鹹的味道,这就是男人的天然润滑剂吧。

幸好这种润滑剂把大叔肉棒的尿骚味掩盖了,大叔可能觉得有点突然了,身子震了一下,连龟头都颤抖了一下,呵呵!我知道,这是差点射精了迹象,「小猫猫,你狡猾呢,害我差点射了。」

我把肉棒吐出来,把多余的头髮撩到耳朵后,然后用妖媚的舌头在龟头上来回舔,最后适当流出一点口水,让口水在龟头上慢慢往下流,然后再次把龟头含住,用舌尖触摸龟头的底部,然后儘量把肉棒吞得深一点。

我慢慢套弄,速度不快,也不慢,但是一定要把肉棒含紧一点,我用手捉住大叔的手,让他的手放在我的头部,我清楚知道,口交,能让男人有一种满足感,和征服感。

果然,大叔的手紧紧握住我的头,然后用力让我加快速度,幸好他的肉棒不长,不然我肯定会吐的,我配合他的力度服务他,然而没有想到,他没有放充满力量的双手,直接射到我嘴里。

一股一股浓烈的腥味液体不断往我的喉咙喷发,大概过了4来分钟,他见我喉咙有吞的动作,他才放开双手,而我就马上把他的剩下的精子吐了出来,真得噁心死了,连我男朋友都没有这样对过我。我马上找回自己的包包,寻找纸巾,然后把衣服穿上。

「小姑娘啊,你果然厉害,嘴上的功夫真了不起,拿着,1000元。」大叔从厚厚钱包里面随意掏出纸钞。

「你怎能射在我嘴里,真噁心!」我一下子把钱抢过来,认真数了下,「多了4张,还你。」

「不用了,就当我赔不是,因为当时实在忍不住。不好意思哈!」大叔豪气说到,「上你要多少钱?给个联繫方式。以后我方便找你。」

「有缘再见!」我吐出一句,就转身离开。

大叔在后面叫唤,「要不我包你,你做我小情人。」

我转过面,向他吐舌头。然后就飞快走了,回想到刚刚的一幕,我真没有办法相信,真的发生了,刺激,热血沸腾,愧疚,后悔,回味,种种的感觉在心中回蕩,我以后还会遇到相同的事吗?我一定要回家,把身体洗乾净,身上留着太多大叔的口水了。

我打开手机,拨打男朋友的电话,叫他来公园接我,他不断说对不起,连忙解释,说什幺酒精影响了,我装作不知道发生什幺事情,他也没有再解释了。



【二】放纵的一晚

经过那一晚和大叔的激情缠绵,我的内心就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,那种背着男友在后面与其他男人缠绵的感觉真的非常奇妙,刺激,暧昧,诱惑,那种面红心跳的感觉至今都在我心里深处,就像毒品一样,既危险,又想要。

我正在苦恼怎样才能再发生这种事,男友就打电话来了。「亲爱的,今天有空吗?我约了几个朋友去打羽毛球,你有兴趣吗?」嘻嘻,机会来了!

「好啊,我正在苦恼要做点什幺运动好。」答应男朋友参加之后,我就开始了精心的打扮。

做运动当然要有一个运动点的造型,我把秀髮捆起来,辫起小马尾,梳理一下刘海,然后化了淡淡的防水妆,这样出汗也不怕掉妆了,照下镜子,不错嘛,没想到我还有这种邻居女孩的气质,清秀而单纯,女生嘛,就应该会打扮自己。

接着就是挑选衣服了,我选了一件比较低胸的灰色紧身背心,外面配搭一件墨绿色的风衣,最重要的是,我还挑选了一个红色胸罩,为什幺选择红色呢,因为我皮肤比较白,和红色非常搭配。

最最重要的是,红色比较豔丽,很容易吸引到色狼的眼球,配合这件背心,肯定能诱惑到不少色狼。然后穿了一条黑色的运动短裤,这样我的美腿就更加性感了。好了,出门去!

我来到了体育馆门口,刚好男友也到了。

「亲爱的,你今天的造型不错哦,别有一番味道,今天就这造型来我家,我来帮你拍个写真集。」男友挑逗着我。

「谁稀罕你拍的写真集,不要面!」我想起那天KTV男友和COCO的场景,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。

「注意一下哦,亲爱的,你的乳沟都露出来了,把衣服整理一下,等一下我朋友看到了怎幺办,我可不想女朋友吃亏。」男友关心说。

「我就要让其他男人看,如果只让你看,不就是浪费了上天给我的好身材?」虽然嘴上这样说,但我还是把风衣的拉鍊拉上。呵呵,你都背叛过我了,还有资格教训我?

「阿健!」有人呼叫男友的名字,我转过头看,3男2女。

「你们终于到了,我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女朋友KAKI。」男友拉着我的手说。

「你这臭小子居然有这样美丽的女朋友。你好,叫我豪就行了。」这男皮肤黝黑,肌肉发达,身材魁梧,语言粗俗,就一个乡巴佬似的。

「嫂,嫂子好,我叫芋头。」这男的肯定是屌丝,连本小姐都没有看过一眼,一直害羞低着头,但他的样子不错,斯斯文文,身材比例很好,只是比较害羞。

「嫂子你好,叫我阿文就行了,嫂子你真美!健哥真有福气。」这男戴着眼镜,身材高高瘦瘦,正如他名字一样,给人的感觉是他很有文化。

忽然,其中一个女的走过来揪着阿文的耳朵,「见到美女的就鬼迷心窍了?」

「疼疼疼,这是我女朋友,叫她阿敏就行了。」阿文一边惨叫一边介绍。一个身材娇小,声音却非常大的女人。

「你好,我叫阿慧,是阿豪的女朋友。等会请你多多指教。我羽毛球打得不好。」

真没有想到,阿豪这乡巴佬有个仙女般的女朋友,水灵灵的大眼睛,白白的皮肤,虽然身材娇小,却掩盖不了她秀气的五官。这就是活生生的美女与野兽,哈哈!

「大家好,我叫KAKI,阿健的女朋友,请多多指教。」我也简单介绍一下自己。好了,打完招呼之后我们就进入体育馆了。

因为人数是单数,所以我们採取一对一的对打,女生对女生,男生对男生,分开3个场。不是我自夸,阿敏和阿慧都不是我对手,没有多久就输给我了。尤其是阿敏,更是输得一塌糊涂。阿文看不过眼,走过来向我挑战。

「KAKI,让我来当你对手吧,要手下留情哦。」阿文说完就马上发起进攻。

阿文的技术真不差,随着运动量的提高,身体越来越热,我把风衣的链子拉开,露出诱人的乳沟,然后再向他发出一球。阿文好像发呆了,居然没有去接球,任由球冷落在地上。

「KAKI姐,你的身材不错嘛!」因为阿敏去了洗手间,女友不在他身边,他开始口甜舌滑。

我在他面前弯下身子,把自己诱人的双乳展示在阿文面前,让他满足一下眼球。这种被其他男人视奸的感觉,让我非常刺激,心跳面红的感觉渐渐明显。

「想看得更多吗?你赢我一球,我就脱一件!」我用挑逗性的语言诱惑阿文。

阿文就像打了鸡血一样,球球致命,我根本打不过。

「KAKI姐,你看我现在的分数,可不可以把你身上的衣服都脱光了?」阿文说着调情的话。

「不管你了,我去买饮料。」说完我就放下球拍,扬长而去。

「我帮你拿饮料哈。」阿文也跟着我走。

阿文说在这附近买饮料比较贵,他知道有个小卖部比较便宜,然后我就跟着他走了。走着走着,就来到一个小公园,可能因为位置比较偏僻,所以了无人烟。这里四面环草,根本就是打野战的地方。

「阿文,小卖部呢?」来到这里,我想到阿文想干什幺。

阿文突然搂住我的蛮腰,然后就开始吻我。「你很美,身材又好。难受死我了。」

「你干什幺呢?。」我推开阿文。

「是你这小妖精先诱惑我哦,」阿文疑惑说。

「我哪有,只是跟你开个玩笑,不要太认真哦。」我先不让他得逞。

「不是说我赢多少球就脱多少件吗?刚刚我可是赢了10多球呢。」阿文马上辩解。

「这里可是大白天的公共场合耶,你要本小姐在这里脱光光让你看吗?」我不服气跟他说。

「那怎幺办阿?我下面都鼓起来了,难受死了。都是因为你这小妖精害的。」阿文暗示我满足他的慾望。

「这样吧,你在这等我,我去把阿敏叫来,让她帮你。」

说完我就转身準备离开。突然,阿文马上从后面抱着我,然后非常迅速拉开我风衣的拉鍊,隔着背心,非常粗暴抚摸乳房。

「KAKI,我等不及了,不好意思,你太美了,身材又好,就算对不起阿健,对不起阿敏,我也要把你征服。」阿文用非常强硬的态度说。

那种感觉又回来了,刺激,愧疚,背着男友偷吃的感觉,真的非常美妙,令我欲罢不能。我捉住他的手,但是没有推开他,阿文意识到我没有拒绝他的意思,所以停止了对我娇乳的抚摸。

我转过身,面对着阿文,然后双手搭在他肩膀上,轻轻搂住阿文,慢慢把头靠近他耳边,阿文可能意料不到我会做出这样的举动,所以咽了一下口水。

「你要在这里把本小姐征服吗?」我轻轻在他耳边说。

「当……当然,要在这里和你干上一炮。」阿文结结巴巴说。

我把头靠在他肩膀,然后抱紧他,用双乳贴近他的胸肌。在这样的挤压下,乳沟更加诱人了。

「想摸我吗?」我用挑逗性的语言诱惑阿文。

「从一开始见面,我就开始幻想和你翻云覆雨了!」阿文激动说。

「我来满足你,但不要告诉任何人哦。」我把手从他的背上游走到他的裤裆,隔着裤子抚摸他的肉棒。


「好好好……」说完,阿文就开始激烈地吻我。

阿文就像一只饑渴的野兽一样,不断用舌头寻找水源。我迎合他的热吻,舌头配合他撩动。他很快速把我的风衣脱去,只剩下紧身背心,他想进一步把我的背心都脱去,我制止了。

「文哥,不要太心急哦!」我捉住他的手往背心低口摸进去,示意他的手在我的玉背摸索。

「想再刺激点吗?那就先把我的胸罩拿掉。」我妖媚说。

他点了点头,然后把我胸罩的扣子打开,然后我轻轻推开他,把身子转过去,背着他,慢慢把胸围的肩带卸走,然后把整个胸围脱出来丢在草地上,因为穿的是紧身背心,没有了胸围,整个娇乳就贴紧背心,这样若隐若现的诱惑肯定能把阿文刺激死了。我用双手遮挡着乳尖,然后扭动着蛮腰,慢慢把身子转向阿文。

「妈的太诱人了。」阿文说完马上沖过来抱紧我,然后拉开我的手,用嘴把隔着背心的乳头整个含住,舌头在不停撩动乳尖,被他的舌头进攻下,乳尖慢慢挺起,我的身体也越来越热,这是一种发自内心慾望所燃烧的火热。

他用手把我的裤子脱掉,然后隔着蕾丝内裤摸我的下体,这种被除了男友以外的男人爱抚身体的感觉,让我忍不住哼了一声。「嗯……」

阿文听到了我哼声后更加兴奋了,他把我的蕾丝内裤脱下,直接跪在我2腿之间,然后开始欣赏我的蜜穴。

「你的妹妹跟你一样,好美丽好可爱。」阿文一边看一边讚赏。

「讨厌!不要看人家妹妹了,她会害羞的。」这种暴露在野外,被男友以外的男人任意观赏蜜穴的感觉非常奇妙,既抗拒,又期待,虽然非常害羞,但也非常开心。

阿文伸出舌头,用舌尖上下撩动蜜豆!虽然男友也吃过我的蜜穴。但他的功夫比男友的更加熟练。被男友以外的男人服务着,这种征服感使我更加兴奋。他的舌头非常敏捷,在不断刺激我的阴蒂。

我把阿文推开,示意他躺下,然后分开双腿趴在阿文的头上,然后用蜜穴贴上他的嘴,示意他继续帮我舔。阿文也把舔我当做是一种享受,他用手摸着我的臀部,舌头的动作不断加快,阴蒂被他用舌头来回舔弄给我带来电击般的快感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啊!慢……慢点……」背叛着男友让其他男人帮我口交的感觉,这种征服一个男人的感觉,让我忍不住叫了出来。怪不得男人都喜欢女人帮他口交。

「你的蜜穴真敏感,又粉又嫩。」说完,他就把舌头伸去阴道。这种突如其来的快感使我叫得更加大声了!

「嗯……嗯……嗯啊……」我有点控制不住叫出声来。

「你的阴道又紧又湿,插进去肯定爽死了。连呻吟声都那幺诱人,真是只小妖精!」阿文挑逗着我。

我慢慢爬到阿文的下体,现在我们就形成69式,我慢慢掏出他的肉棒,然后用纤手上下帮他套弄。

「怎样了?小妖精忍不住想要我的肉棒了?」阿文用语言调戏我。

「嗯……看看……谁先忍不住……啊……」想不到第一次69式不是和男朋友。我用舌头上下舔弄肉棒,用纤指抚摸他的蛋蛋,阿文也不甘示弱,他用手拨弄我的阴唇,还一边用舌尖刺激阴蒂。

「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那里好舒……舒服。」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走遍我全身。

我把阿文的肉棒含住,用舌头缠绕肉根,有节奏服务他的弟弟。阿文颤抖了一下,「啊!等等……这样我会忍不住的。」

我马上鬆开嘴,然后用舌头舔弄龟头流出来的粘液。问着阿文,「我好,还是你女朋友好?」

「当然是你好,从来只有我给阿敏口交,她从来没有帮过我!」阿文可怜说道,怪不得我刚开始服务他的肉棒就说忍不住了。

「既然你女友不愿意吃你弟弟,那只好让我先品尝罗。」我来弥补一下这位可怜男生心灵的遗憾吧,怪不得一开始他就很主动帮我口交。这个斯斯文文的男生在他女朋友面前肯定非常懦弱。

我把阿文的肉棒再一次含住,然后舌头不断舔弄龟头顶端,用手摸着蛋蛋,随着龟头流出的粘液增加,我服务的节奏也慢慢加速,因为粘液加上舌头均衡的舔弄,整个肉棒都湿湿滑滑的,所以我可以含得更深,我就这样认真为他肉棒服务。

「KAKI,我快不行了,要射了,快鬆开!」阿文也停止了对我蜜穴的服务。双手紧紧捉住我的腿。

我没有鬆开嘴,相反还更加用心帮他舔弄,肉棒突然抽动了一下,我马上停止了口交,然后儘量把肉棒含得更加深,就在期待着他喷发的到来,突然,一股浓浓热热的液体爆发在我喉咙的深处,因为量有点多了,我的嘴含不住那幺多,所以液体流到了肉根和蛋蛋。我吐出精液,然后用舌头舔弄阿文的肉棒,清理肉根和蛋蛋上的精液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」阿文居然呻吟了。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男人忍不住呻吟呢,心里还真有不少的成就感。

帮阿文舔乾净肉棒后,我就离开阿文的身体,拿出裤子里的纸巾清理一下自己的手。突然,阿文从背后把我搂住,手就从背心底探进我的身体,「我还没有看清你的嫩乳呢。」阿文还想继续。

我挣扎着,然后推开阿文。「你都射了啊。我任务完成了哦。」我说。

「还没有完成了。」他用手指着弟弟,天啊!他弟弟居然一点都没有软下去。

「这……为什幺?」我问他,他又沖过来把我抱住。

「因为你太诱人了,我都还没有把你干上。这样就结束太可惜了,要不你做我女朋友,我天天跟你干,这样我就放你走。」阿文有点耍流氓了。

我灵机一动。

「你会跟阿敏分手吗?阿敏可是很凶哦,我挺喜欢你的,但我不会跟男朋友分手哦。这样吧,以后肯定有机会的,如果你放我走,下次我会更好服务你。」说完,我就亲了一下阿文。先敷衍一下他吧。

「为什幺现在不能做呢?这样我很难受啊。」阿文好像有点不服气。

我拿起手机,让阿文看看时间,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了。

「阿敏说不定已经到处找我们了,如果她在这里见到我们做,你会有什幺下场呢?这里离体育馆也不是太远,阿敏很有可能会找到这里来。」我认真跟他说。

「这这这,我没有想到,我们快收拾下回去吧。」阿文有点害怕了。

我们整理好衣服,然后阿文帮我买了瓶水,我马上拿起水漱口,因为精液的味道又鹹又腥,我特别讨厌。

「刚刚你帮我口爆,我还以为你喜欢精液呢。」阿文挑逗说。

「在这世界上,我相信没有女生喜欢精液的味道。」我认真说。

我们回到羽毛球馆,就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,阿文也乖乖回到阿敏身边。奇怪,男友跟阿豪不知道去了哪里,不管了,我得先去更衣室沐浴一下,因为体育馆比较大,所以还具备沐浴更衣的地方。

我来到了女更衣室,脱去衣服,扭开洒水器,用水沖洗阿文留在我身上的口水,然后回想刚刚发生的事,被其他的男人亲吻,抚摸,调情,这样的事情真的非常刺激,还帮助别的男人口交,服务,暧昧,这种事情令我欲罢不能。

我如果和其他的男人真的做了,这样好吗?至今为止,我还是坚守自己最后一道防线,但我的内心还是有点期待能发生更激情的事,但现在真的还没有勇气去和别的男人性爱。想着想着,我的两腿之间又流出下流的香液。

洗完澡,我补下妆,穿好衣服,离开了女更衣室,在更衣室的门口我见到阿豪,就在我準备上前打招呼的时候,男友就从男更衣室走出来。

「阿慧的服务怎样?爽吗?」阿豪跟男友说,我疑惑阿豪为什幺这样说,所以就先躲起来,偷听。

「嘘!别那幺大声。豪哥你怎幺知道我在这里的。」男友惊讶说。

「你和阿慧在里面那幺激烈,我怎幺会不知道,阿文和你女友去买饮料去了,不要太担心。」阿豪语音轻佻。原来我的男朋友刚刚和豪哥的女朋友在更衣室搞了?

「豪哥,我对不起你。」男友很愧疚说。

「没事,是我叫阿慧和你搞的,不能怪你。哈哈!」阿豪说。

「为什幺让女朋友和我搞啊?她不是你女朋友吗?」男友很疑惑。

「就因为是女友才让兄弟上,好东西当然要和兄弟分享,你说对吗?再加上阿慧自己也愿意,我可没有勉强她。」

「这……」男友结结巴巴说。

「兄弟,你看我都把阿慧和你分享了,是不是也该让你女友……」阿豪说。

「这怎幺行?」男友很肯定说到。

「兄弟,这可不行啊,如果你不愿意,那我只好告诉KAKI刚刚你和阿慧做的事。」阿豪威胁说。

「就算我愿意,KAKI不愿意怎幺办?」男友有点不情愿。

「如果KAKI不愿意,那我肯定不勉强她。你放心好了。」阿豪说。

「唉!」男友歎气。

「哈哈,你想想,你刚和阿慧在里面就翻云覆雨,如果你不让KAKI去尝试其他的男人,那对她公平吗?这20世纪男女平等的时代,你就放开点嘛。」阿豪越说越起劲了。

「那我要怎幺做?」男友想了想,好像认同了阿豪的说法。

阿豪向男友的耳朵靠了过去,好像在静悄悄说什幺计画一样。我根本听不到。听到这一切,我心里无比激动,男友又一次把我伤害,这种愤怒在脑海里不断徘徊,但回想到阿豪刚才说的那一句,这是20世纪男女平等时代,不是只有男人才能出轨的时代了!

想着想着,我开始有点小期待了,不是期待